我走到柯爾特的展示亭,也是美國槍枝文化的歷史遺跡,人們安靜地在好幾隻黑色衝鋒槍外環成階梯狀,這些是極普遍、極具爭議性、自動裝填的攻擊性武器,設計來給平民使用的軍用步槍,這些槍有著科學感的名字,如LE901-16S、AR15A4等,他們以精準的技術將它舉起,盤算著要為自己的店進幾把像這樣的槍。

這場展覽以其規模的比例而被分配到大型展場,展區如同我的旅程被畫分為不同階段,依序是獵人和運動員、警察和軍隊。一位腳踏車手從我身邊經過,他肥滋滋的脖子上刺了納粹圖騰的刺青。我想知道有沒有為犯罪者開闢的專區,於是右轉進入展場的主幹道,來到和執法部門相關的展區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我走向一個賣SWAT設備的攤位。「把成就與破壞拋諸腦後,」旗幟上寫。身材壯碩,來自俄勒岡州的槍枝業者正在試穿防彈背心,腰部兩側贅肉溢出猶如屠夫宰殺的肉,他說桑迪胡克的屠殺事件後,歐巴馬提出檢討槍枝問題,於是一種狂熱就在全國蔓延,到處盛傳政府將嚴格控制私人擁有的手槍和步槍。

作者:伊恩?歐佛頓Iain Overton(調查記者)

新頭殼newtalk 2016.03.20 文/伊恩?歐佛頓

業者:歐巴馬是美國最佳的槍枝推銷員

12年前,策展人員將這個類別納入,當時展場占地7千平方英尺,如今是當時的24倍。身穿SWAT小組制服的假人站在四面八方,大量旗幟展示頭戴鋼盔,眼露兇光的貸款人,每一側都有商標和行銷的教條,比如「火炬照明公司」寫著,「具服務和保護功能的照明工具」、「為抱持崇高目標而訓練的人」感覺像是肌肉發達的祈禱者。

「人們一窩蜂找上我的店,歐巴馬真是美國最佳的槍枝推銷員,」他說。「當時我代理銷售的槍,從原本的500美元賣到2000美元。」一位豐滿的女性走著走著便撞上我,寬大的身軀使我倒退幾步。她的紅色T恤上寫著「我帶槍,因為警察太重」,T恤上的字母被背部的肥肉撐大,我回過頭,但那位槍枝販子早就跟別人聊開了,生意強強滾。在「黑鷹」(BlackHawk!)和「戰士系統」(Warrior Systems)等公司的攤位,信用卡和訂單你來我往地好不熱絡。

「死亡」在整場展覽中,是個如影隨形的獨特賣點,殺戮的行為在這裡被行銷和推銷。

生產者也是。史密斯威森在2011年的年度報告中指出,這種「現代的運動用步槍」在國內可望擁有4億8千9百萬美元的非軍用市場;2007至2011年間,根據全世界最大槍枝企業自由集團的資料,美國的民用步槍銷售額每年成長百分之3,攻擊性武器的成長則是百分之27,因此前15大槍枝製造者當中,有11家生產這種槍也就不足為奇。

產業一再表示,這些半自動武器是供打獵和打靶練習用,但許多民用的攻擊性武器廣告中,卻充斥死亡以及對死的恐懼。「生存對不同的人意謂不同的事,」柯爾特早期一則廣告中寫到,這間公司如此鼓勵大家,而其他公司也差不多,某種攻擊性步槍的標語說著,「比光速還快」,另一個全粉紅色的廣告,是宣傳名叫「報復」的步槍望遠照準器。



賣槍枝滅音器的Gem-Tech說,他們是「62哩的安靜外交」,其中一支廣告的標語是「我們唯一的痕跡,就是倒在敵人站過地方的屍體。」另一家公司的廣告,顯示一把狙擊步槍從柔軟的草地邊伸出來的圖片,「別低估安靜男人的決心,」文案寫著。

單獨的圖像或許看過就忘,但當我看到一排排類似廣告後,慢慢興起荒唐的感覺。利益中帶有殺意,一家銷售毛線衣的公司,將寫著「射一槍死一個」字樣的毛衣,套在咧嘴微笑的骷髏上,還有公司以類似基督聖殿騎士的肖像製作廣告,十字軍戰士的頭骨旁邊,有個座右銘寫著「以此標記,我們征服一切」,聖十字架成了狙擊手瞄準目標用的十字線。另一個廣告上有個陰暗的人形,前額竄出一副鹿角,左手拿一個滴血的杯子,一副神祕學定阿萊斯特.克勞利(Aleister Crowley)的造型,但這些全都是白色且完整無缺的頭骨,不同於我在聖佩德羅蘇拉看到被子彈射穿,肉呈綠色帶有斑點的頭骨。

身穿黑色T恤的約翰.荷利斯特(John Hollister)剃了個大光頭並且留白色山羊鬍,跟這個另類的世界很搭,但他來這裡不是買東西,他是在喬治亞州一家專門銷售滅音器的「先進軍備公司」(Advanced Armament Corporation)工作,「我們代表一種生活方式,」他指的是在一對呈交叉狀、裝了滅音器的AR15上方的頭骨商標。「以前我們曾經宣布只要把這圖像刺青負債整合到身上,我們就給你折價信用貸款1千美元,結果第一個禮拜就有250人去刺青。」

照理說這是反文化的行為,但即使如此都和這裡的大多事物一樣,被企業資本主義的邏輯盜用,約翰說他公司信箱的簽名檔寫著:「美國槍枝文化的終身會員」。然而,把工作化為生活熱忱的,不只是約翰一人。

利益導向的槍枝文化,也存在「邪惡集團」(Wicked Groups)的經理艾德.史專吉(Ed Strange)的心中,艾德跟約翰一樣留了長長的山羊鬍且愛穿黑色衣服,手臂上有各種刺青的拼接,他用槍把的「壞男孩」來行銷這家位在密西根的公司,凡是想在槍上製作個人專屬圖樣,他們都可以為你量身打造手槍的把手;除了接受各種訂製的圖樣外,主要販售項目還是以美國國旗或頭骨為大宗,他最大的顧客是花賣命錢的美國士兵,或是追求個人熱情的執法官員,而且這些人幾乎清一色一是白種男性。「在這一行,我想不出任何一家非裔美人的公司,」他說。

(圖:達志影像/美聯社資料照片)

我從某個攤位的撲克臉男性手中拿來一張通行證後進入會場,放眼望去的廣告、旗幟、商標和展示館全都跟槍有關,13英哩長的走廊,從家庭式的小店家乃至國際性的槍枝大財團都有,有些槍枝製造商的名字令人想起牛仔和自由鬥士、專制暴君和人民解放者,像是柯爾特和卡拉什尼科夫、史密斯威森、黑克勒與柯赫(Heckler & Koch)。

(本文摘錄自時報出版社出版的《血色的旅途:權力、財富、血腥與兵工業,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》。)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業者-歐巴馬是美國最佳的槍枝推銷員-004621198.html


56425CECBD1C47B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房子抵押貸款

r71fz51l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